今天是2018年09月21日,欢迎您光临中国毛体书法家协会官方网站。

  • 热门标签: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理论探索

继陈创新无与伦比——--浅议毛泽东书法

时间:2010-11-16 16:41:18 点击:2843次

继陈创新  无与伦比
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——  浅议毛泽东书法 


  周淮河


      一九九九年经全国有关部门组织,从民国以来近百名书法家中评出前十名书法家,毛泽东高票名列第五。由此可见,毛泽东书法艺术已被权威部门肯定和社会的广泛推崇。事实说明毛泽东书法在 期革命战争和经济建设的持续实践,在狂风巨浪中陶冶,在战火硝烟中锤炼,形成了自己独特面目。

    现就根据自己多年的学习实践,从几个不同的角度浅议毛泽东书法的艺术特色。

      一、谋篇布局    因事成章
由于毛泽东一生善于挑战,勇于创新,因此他的书法皆随意由之,看不出专事安排的迹象。恰恰如此,大都达到妙香天然,神采照人的艺术效果。所以毛泽东堪称书法章法中的大师,其章法的运用应该说前无古人。
由于毛泽东日理万机,创作之前不可能打草稿、出小样,而是成竹在胸,在运笔中思考,在行进中布局。笔随人愿,尽情挥洒,一气呵成。欣赏他自作诗词的书法作品,足以叹为观止。其作品章法的特点,尤其突出首尾布局,前后呼应。

      典型的代表作有《满江红·和郭沫若》、《采桑子·重阳》、《沁园春·长沙》、《七律·长征》等。其中《沁园春·长沙》开笔“独立寒秋”的‘独’字昂然卓立,为全篇定下了大气魄的基调,最后“浪遏飞舟”,完美结局;再看《七律·长征》,这幅作品为竖式横幅长卷,全篇骨气通达,豪迈超逸,运笔得心应手,布局令人惊叹。最后“尽开颜”三字作结,‘颜’字独占一行,字下形成全篇最大的空白。充分展示出作品的气势和毛泽东的个性,使这幅作品收到了画龙点睛的妙笔,顿时光茫四射。类似的还有《采桑子·重阳》,最后以独占两行空间的‘霜’字收煞全卷,可谓力重千钧,势壮山河。

      除上所述,再从题词的角度欣赏毛泽东对章法的巧妙运用。一九四五年毛泽东到重庆谈判,出席《大公报》总经理胡政之欢迎毛主席及中共代表团的宴会,该报记者张蓬舟请毛主席为报馆职工题词,毛主席挥笔写下了“为人民服务”五个大字。此幅作品属典型的临场发挥之作,但章法布局自然天成,和谐优美,内含深邃。它的光辉至今还闪耀在很多党政机关。此幅作品毛主席一改横式书法自右至左的传统习惯,在当时的文化氛围下,应该说是离经叛道,表现出具有超常的创新精神和勇气。
解放后毛泽东在书法活动中,仍然贯穿改革和创新,对传统书法横式作品的创作格式上继续带头改革。比如他在傅抱石、关山月合作的山水画上题词,“江山如此多娇”;给中共中央办公厅工作人员的题词“艰苦朴素”等都采用了由左至右的章法。显然既顺应了文字改革的方向,也便于认读;既受到人民的欢迎,也有利于现代书法的创作与发展。

二、个性张扬,与时俱进

      毛泽东的书法,虽然受到严格的传统训练,但是身处艰苦恶劣的战争年代和和平的经济建设时期,他的许多作品,都显示出时代的特征和鲜明的个性。在新中国建立之前,毛泽东的书法风格以刚达志,长枪大戟,充满着斗争和厮杀之气;剑拔弩张之气。如1942年为《八路军军政杂志》题词“准备反攻”四字结体奇特,锋芒所指,个性张扬极为明显。类似的还有:“坚持游击战争”;“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”;“努力前进,打日本,救中国”等题词;1936年6月致国民党将领高桂滋师长的信和《为争取千百万群众进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斗争》等手稿。

      新中国成立后,中国大地上结束了战争状态,毛泽东书风也随之大变,基本上结束了用笔结体夸张,横画向右上伸,高耸右肩,结体向右倾斜。由刚以达志变成柔以抒情,呈现出淡雅之风,开始向中国书法艺术最高境界的水平迈进。类似的代表作有:1951年4月为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题词:“百花齐放,推陈出新”;建国前夕致宋庆龄的信;《七律·和柳亚子》之一、之二等等。

三、神笔题款    公历计年

      研究毛泽东的书法,不能不重视他的署名和题款,因为它是毛泽东精美书法重要的组成部分。解放前他的题款大不超过正文,50年代以后逐渐增大而博变,显得更加雄放。65岁以后更加放纵,70岁以后就顶天立地、异彩纷呈。有人做过统计近170余种。外人也可能不会注意,凡是深入学习、实践毛泽东书法的同志,都会无比惊叹的发现这一亮丽的闪光点。毛泽东在不同时期,不同作品上题款差异相当大。三、四十年代和五、六十年代一眼就可以分辨出来。比如某一题款属于哪幅作品,多数也是一目了然。仅举四例《七律·长征》《满江红·和郭沫若》《西江月·井冈山》《水调歌头·游泳》的题款面貌各异、气势非凡,纯属神来之笔,震憾人心。

      遍览毛泽东的书法题款日期,多年来一直使用公历计年方式。我认为这是毛泽东对中国书法重大的改革和贡献。因为公历计年,对作品的收藏乃至今后的鉴定不仅方便,而且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。因天干地支计年方法不易操作,且六十年一轮回,天长日久,难于区别作品的创作时间,外行就更无法鉴定。

      毛泽东书法极少钤盖印章。即使一九四五年在重庆抄录给柳亚子的《沁园春·雪》上钤盖的印章,也是柳亚子请曹立庵治印自己钤盖的。除此之外,毛泽东书法作品大量的使用标点符号,显然是对传统书法的创新和改革。所有这些都代表了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。

四、服务政治    鼓舞人民

      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讲话说“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,首先是为工农兵的,为工农兵而创作,为工农兵所利用”。抗日战争时期毛主席为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,结成广泛的民族统一战线,发展和壮大我党。毛泽东尽展文学、书法之才华,广泛的致信国民党军、政要员和各界民主人士。当收信人展读具有深厚古文功底、挺拔秀美、声情并茂抗日主张的书法信函,无不为之动容和钦佩。此举为促进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做出了

      贡献,同时成就了毛泽东我要用“文房四宝”打败国民党四大家族的誓言。
书法是社会生活的反映,而这种反映,是通过千百年来人民群众的创造和积累来实现的。所以书法归根结底是人民的艺术。既然是人民的艺术,就要符合人民的审美观点、意识和情趣,因此毛泽东的书法作品未见使用异体字。比如:把秋天的“秋”字改变形体,‘火’、‘禾’左右对调,‘上’、‘下’两字也没看到用三点的书写形态表示。

    毛泽东身居高位,他的书法堪称墨宝实不为过。但是毛泽东是一代伟人又是人民领袖,他从不惜墨如金,对于索字者不分贵贱,有求必应。人民大会堂工作人员邱桂荣期待毛泽东墨宝已久,1970年的一天,他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笔记本和铅笔,请毛泽东题词,毛泽东当即题写“理论联系实际,邱桂荣”。1958年粤剧演员红线女请求毛主席给她写几个字,毛主席便给她写了鲁迅的诗句:“横眉冷对千夫指,俯首甘为儒子牛”,并还写了一段类似小引的文字。“1958年在武昌,红线女同志对我说,写几个字给我,我说好吧,因写如右,毛泽东。1958.12.1日。”1939年习仲勋同志用一块一尺长五寸宽的漂白布请毛泽东题词,毛泽东写道:“党的利益在第一位”,上款赠给习仲勋同志,下署毛泽东。1961年蒙哥马利元帅来访,在武昌应蒙哥马利要求,毛泽东赠送其《水调歌头·游泳》,蒙哥马利激动的向毛泽东敬了一个军礼,表示感谢。

五、技艺超群    结体博变

      纵观毛泽东60多年的书法实践都在不断的创新,始终没有形成固定的形体。广州刘忠起老师说的好:“毛主席的字很难临摹,一是很难认定哪是他的体,只能说那是他写过的字。而他在不同时期、不同环境写的字,包括形、神是不一样的,直到老其字也未定型;二是他的经历、地位、气魄、学养等,别人很难望其项背”。从毛泽东的自书其《沁园春·雪》《忆秦娥·娄山关》《清平乐·会昌》《清平乐·六盘山》《为人民服务》和背录白居易的《长恨歌》、《琵琶行》等作品的结字形、神的巨大差异。其中最典型的代表作,首推《沁园春·雪》,从1945年到六十年代毛泽东写有十多种版本,有行书、行草和狂草取势,各个版本形态各异,神采迥然。若把它全部放在一起,非专门研究人员和长期实践者,根本不会相信为毛泽东一人作品。再则,国人最熟悉的中南海新华门屏封上“为人民服务”五个大字和为香港大公报职工题写的“为人民服务”也判若两人手笔。由此足以说明刘老师的观点是正确的。可见,毛泽东是创新的高手,善变的奇才。真正达到了人不能到而我到之;人不能放而我放之,古今无一人能及。

六、超越前贤    后难来者

      毛泽东胆识过人,他有过人之志,超人之勇。正如有的人所说毛泽东虽不是神,但也绝非凡人。他是敢于破坏一个旧世界,又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的人。书如其人,毛泽东的书法也同他的人一样,师承传统,又敢于打破传统。求新求变,日有所进,年有所改,海纳百川,雄视古今,敢作天下第一书。虽书坛前贤也不能与之相提并论。有人曾用毛泽东的书法作品与历代的书法大家的作品作过比较,结果无一可比,全皆相形见绌,暗然失色。
首先与王羲之相比,王右军的书法优势在行楷,后人捧为“天下第一行书”。如果说王羲之书法艺术特点是笔法博变多能,布局也极巧妙。那么毛泽东在行草书体的用笔结体博变,要胜过王羲之。有人从《毛泽东书法大字典》取出五个“难”字,同时也取出王羲之书写的五个“难”字,二者放在一起比较,王羲之的“难”字用笔结体相近,缺少变化,显得非常拘窘,根本看不出所谓“龙腾虎跃”之势,把它放大来看,更显得少气无力。再看毛泽东所写的五个“难”字,用笔流美飞动,筋骨内涵,结体奇险,气势雄健,真正具有龙腾虎跃之势。而且越放大越显得神彩飞扬,气壮山河。

      文征明的小楷前人给予很高评价、推崇备至。但与毛泽东致《肖子升的信》小楷比起,“文”字较为媚软,运笔变化较小。而毛泽东的小字行书笔法博变,结体险峻,而又庄和,筋骨强健而又洒脱。因点画有立体的效果,故有字体欲离纸飞去的视觉感。通篇字体神采摄人。相比之下毛泽东小楷行书,比文征明更有独到之处了。
有一种观点认为张旭和怀素是草书大家,毛泽东草书是师承张旭和怀素。事实果真如此吗?有人拿张旭、怀素书写的“龙岩”,和毛泽东书写的“龙岩”二字,分三组比较,张、怀二人寸有所长,尺有所短,均不完美。而毛泽东所书“龙岩”二字结体顶天立地,气势开张,笔画流畅多变,外柔内刚,趣味深浓。由此可见,毛泽东书法既非师承张旭,也非师承怀素,是他博采众长,容于一体,最后自成一家。正如毛泽东自己所说“各个体我都研究过,我都不遵守,我写我的体”。

      在千年的中国书法史上,王羲之称为书圣,文征明以小行楷独领风骚;张旭、怀素称为草圣。事实已经证明:毛泽东书法已超过上述四人,则近代书家不必一一赘述。毛泽东以他晚年草书的成就,已经登上了书法艺术的巅峰,摘取了中国书法王国的皇冠,足堪称为一代大师;一代宗匠;一代旗手。

      毛泽东全面继承中国的文化传统,其书法不单属于中国的,它更是属于世界的,他给我们留下了无比丰厚的遗产。在毛泽东一生的革命实践活动中,书法占有重要的地位,是近现代书坛无与伦比的丰碑。欣赏他的书法作品,如用东临渤海,西登昆仑的高度似显不够。中国书法要想发展,就必须继承毛泽东书法,否则就没有出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