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2017年06月29日,欢迎您光临中国毛体书法家协会官方网站。

  • 热门标签: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书法新闻

不忘国耻,怀念主席 ——魏楚予书画展

时间:2017-05-07 22:14:01 点击:197次

不忘国耻,怀念主席

——魏楚予书画展


  今天,是青年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刊印的《明耻篇》封面上题词:手书 “五月七日,民国奇耻;何以报仇?在我学子!”102周年。也是毛主席的“五七指示”发表51周年, 在北京举行了魏楚予以毛主席为专题的油画与书法展, 近四百人参加了开展仪式。

  出席艺术展的嘉宾有: 中国毛体书法家协会主席毛世霖、朱德委员长的外孙刘武、刘少奇的女儿刘爱琴、任弼时的女儿任远芳、毛主席专职摄影师钱嗣杰、卫土田云毓、全国毛泽东纪念馆联谊会秘书长黄建新、画家魏楚予、中国毛体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韩振英、办公室主任杨枚等。

  魏楚予先生的油画《求索》,让我们看到了一种美妙,觉得这幅画很神密。我们看多了宏大场面主席形象,这幅《求索》是静的细腻的刻画,表现主席专心专注静思的神采,观看画作的时候我们生怕打扰到主席,看到主席孜孜不倦的奉献精神,这幅画没有做作,主席更像老黄牛一样还在为祖国事业操劳学习和探索。这幅画无论是表现的角度还是技巧上都很有突破,画面很安静,是一种藏,凝聚着四海风云,但是它写的是动,画面人物心中想的是为人民再做些什么。我们看到的不是高大的伟人,而是生活中的情景,亲切感人。

  这次书画展, 选在今天举行, 体现了作者对毛主席的深厚的感情和爱国主义精神。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知道,一九一五年一月,日本以赞助袁世凯称帝为诱饵,提出了吞噬中国主权的“二十一条”,并于五月七日发出最后通牒。 卖国行径令举国上下群情激愤,毛泽东带头发起抗议运动,把督军府要求的中日亲善征文变为“5.7国耻征文”, 长沙一师范全校师生连夜将文章汇集成册,印制成《明耻篇》。         青年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刊印的《明耻篇》封面上题词:手书 “五月七日,民国奇耻;何以报仇?在我学子!”。中国第一代领导人带领我们艰苦奋斗,万众一心建设祖国,应该说:那时我们很爱国,关健是领导人带头做了榜样。中国需要“经济建设”,但更需要“从严治吏” 。只要党风政风军风好了,”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”,领导带领树正气, 树榜样。民众的“爱国” 不是难题。




参观展览


参观展览


参观展览


参观展览


参观展览



毛世霖与黄建新


毛世霖和韩振英


毛世霖与魏楚予


魏楚予与刘爱琴


魏楚予的作品


魏楚予的作品


魏楚予的作品



魏楚予的作品



毛主席于1966年5月7日著名的五•七指示。

形成背景

  1966年初,毛泽东对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已经发生了进一步的变化。此时,他认为,在中国已经有相当大的一部分领导权不在无产阶级手里,而落入了“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”的手里。“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”,中央有,省里有,地区一级有,县一级有,公社一级有,甚至生产大队、生产小队一级也有。而且,从面上看,工厂、机关、学校、部队里面,都有“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”。

随着毛泽东这一认识的形成,他对干部参加劳动的问题,更加感到迫切了。可是,他看到,过去中央光是号召干部参加劳动,但各地执行的情况很不一样,可以说,大部分没有认真执行。许多地方流于形式,走过场。

  正当毛泽东认真考虑这一问题时,林彪给毛泽东寄来了一份报告。毛泽东看了这个报告后,肯定了报告中提出的五条做法和总的想法。但毛泽东考虑问题的思路,却不限于军队生产的范围。他考虑得更深更远。他由军队搞生产,联想到办一种“大学校”的问题。这种“大学校”,各行各业都要办。在“大学校”里,可以学政治,学军事,学文化,又能从事生产,由此形成一个体系。这个体系,正好与他1958年所设想的办人民公社的初期思路相合。

  基于这一考虑,毛泽东于1966年5月7日给林彪写了一封信。这封信也就是著名的五•七指示。

原文信息

  毛泽东于5月7日给林彪写了一封信。信中写道:  

  林彪同志:

  你在5月6日寄来的总后勤部的报告,收到了,我看这个计划是很好的。是否可以将这个报告发到各军区,请他们召集军、师两级干部在一起讨论一下,以其意见上告军委,然后报告中央取得同意,再向全军作出适当指示。请你酌定。只要在没有发生世界大战的条件下,军队应该是一个大学校,即使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条件下,很可能也成为一个这样的大学校,除打仗以外,还可做各种工作。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八年中,各个抗日根据地,我们不是这样做了吗?这个大学校,学政治,学军事,学文化。又能从事农副业生产。又能办一些中小工厂,生产自己需要的若干产品和与国家等价交换的产品。又能从事群众工作,参加工厂农村的社教“四清”运动;“四清”完了,随时都有群众工作可做,使军民永远打成一片。又要随时参加批判资产阶级的文化革命斗争。这样,军学、军农、军工、军民这几项都可以兼起来。但要调配适当,要有主有从,农、工、民三项,一个部队只能兼一项或两项,不能同时都兼起来。这样,几百万军队所起的作用就是很大的了。

  同样,工人也是这样,以工为主,也要兼学军事、政治、文化,也要搞“四清”,也要参加批判资产阶级。在有条件的地方,也要从事农副业生产,例如大庆油田那样。 

  农民以农为主(包括林、牧、副、渔),也要兼学军事、政治、文化,在有条件的时候也要由集体办些小工厂,也要批判资产阶级。

  学生也是这样,以学为主,兼学别样,即不但学文,也要学工、学农、学军,也要批判资产阶级。学制要缩短,教育要革命,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,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。

  商业、服务行业、党政机关工作人员,凡有条件的,也要这样做。

  以上所说,已经不是什么新鲜意见、创造发明,多年以来,很多人已经是这样做了,不过还没有普及。至于军队,已经这样做了几十年,不过现在更要有所发展罢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毛泽东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1966年5月7日